占比为10.43%;分离病原菌35株

2019-07-14 22:05

泌尿系统感染是泌尿外科内镜碎石手术之后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主要是泌尿系统的内部组织在手术中收到创伤,并且收到其特殊生理结构的影响,极易感染,如果不能及时有效地为患者提供抗菌药物治疗,患者容易出现感染性休克,甚至会威胁到患者的生命安全[2]。经过大量的临床实验,抗感染是提高内镜碎石术治疗效果,降低并发症发生率的重要环节[3]。由于在临床医学上不规范使用抗菌药物,导致患者体内的病原菌耐药性在逐渐增强,甚至出现同时对多种药物的耐药现象。受到书中提取结石碎片培养和术后细菌感染的影响,患者在术后24h内出现发热、头晕的症状,所以医护人员要结合多年的临床工作经验,为患者选择合适的抗菌药物,提高药物的抗菌效果,降低疾病对患者的影响[4]。在本次研究中感染的患者例数为17例,占比为10.43%,这与史建国,王领军在文献报道中相一致,其对泌尿系统感染的患者进行研究,感染的占比量为9.63%,略低于本次研究[5]。在对患者的病原菌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得革兰阴性菌占比为68.57%,革兰阳性菌占比为28.57%,真菌占比为2.86%,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患者泌尿系统感染主要革兰阴性菌中的大肠埃希菌、铜绿假单胞菌。在对患者进行抗感染治疗的过程中,发现病原菌具有一定的耐药性,尤其是对庆大霉素的耐药性较高,高达100%,所以医护人员要根据患者感染的病原菌来选择针对性的抗菌药物减低感染对患者生命健康的影响[6]。在对17例感染患者治疗过程中,对于术后泌尿系统感染的患者,主要是给予患者氧氟沙星静脉滴注;重症感染患者在术后持续高烧,高烧时间长达24h,对于这类患者主要采用二代头孢两盒氧氟沙星筋脉滴注的方式,有效地控制感染;对于感染性休克的患者,需要在术后24h内进行抗休克治疗,并且及时更换亚胺培南来抵抗病原菌,通常抵抗2~3d,直到休克好转后停止用药。同时在对患者治疗的过程中还要根据结石碎片培养的结果来调整药物,并且从保护患者身体的角度出发,降低敏感性药物的使用量[7-8]。通过采用合理的药物治疗方式让术后泌尿系统感染的患者顺利度过危险期,并且平安出院。综上所述,虽然在手术之前患者的中段尿培养为阴性,但是由于体内有病原菌附着在患者的结石、结石梗阻上端,存在菌尿感染的可能性。同时在临床医学上行内镜碎石术的方式来治疗上尿路结石,此种手术方式虽然创伤小、安全高效,但是收到病原菌和病原菌的耐药性较高的影响,术后感染率较高,并且难以有效治疗。所以在治疗的过程中,医护人员要对症下药,通过结石碎片培养的方式来找出患者的病原菌及耐药性,为临床用药提供依据,在合理用药的指导下,降低耐药菌株的产生,进而提高药物抗菌的效果,全面提高救治的速度和患者的康复效果。

1.1一般资料:选取2014年2月~2017年2月我院收治的行内镜治疗的163例上尿路结石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其中男96例,女67例;年龄39~71岁,平均(55.23±2.82)岁;输尿管结石102例,肾结石15例,经皮肾镜取石术46例。纳入标准:入选的患者均采用钬激光碎石,并将碎石片送培养;患者同意本次调研研究的内容,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高血压、心脏病等严重的心脑血管和肾脏疾病患者;恶性肿瘤患者;术前未控制感染的患者。1.2方法:内镜碎石术后尿路感染患者在临床治疗和分析的过程中,按照如下步骤来操作:首先是在手术过程中,医护人员严格按照无菌操作的方式来操作,患者常规的洗手、穿手术衣服,并且手术所有的摄像头、冷光源均需要使用关节镜套来保护。其次是在病原菌分离上,严格按照全国临床检验操作流程中的相关规定来进行。同时在病原菌的鉴别上,我院主要采用的是从国外进口的全自动细菌分析仪。再次是药敏实验主要采用的是纸片扩散法。最后是详细填写患者的临床资料,记录患者术后泌尿系统感染的相关情况。1.3统计学处理:本次研究中获取的所有资料数据均应用spss19.0软件处理,以数(n)与率(%)表示计数资料,p<0.05则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摘要]目的:探究上尿路结石患者内镜碎石术后泌尿系统感染的病原菌分布。方法:选取行内镜碎石术的上尿路系统感染情况,分析其感染率、病原菌分布和病原菌的耐药率。结果:感染的患者有17例,占比为10.43%;分离病原菌35株,其中革兰阴性菌24株,革兰阳性菌,占比分别为68.57%和25.71%;病原菌对头孢唑林、氨苄西林、环丙沙星、青霉素、红霉素、利奈唑胺、加替沙星的耐药率较高,甚至是对庆大霉素的耐药率达到100%。结论:上尿路结石患者内镜碎石术后泌尿系统感染率较高,并且诱发感染的主要病原菌为大肠埃希菌,所以在临床治疗的过程中,医护人员要加强对病原菌的监测,并且针对病原菌的耐药性为患者选择合适的抗菌药物。